中国新闻社
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



首页>>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>新闻报道

鄯善县冰毒

2018-12-17 13:03:56

  鄯善县冰毒 ╆微\信11975296【出肉冰毒】【氯胺酮K粉】【麻古麻果】货\源\稳\定,100%保。真。售\后.保\障,长\期\有\效的 3年猎到ofo、映客两只独角兽,他是如何做到的?中超夺冠赔率:上港优势扩大 国安1赔6超恒大当宝马遇见“宝马”!直击北京2018首场车马赛康斯坦丁:股价连创新高 苹果靠什么“打脸”唱空机构

  

  “中国沼气之父”生命最后一年只为办成3件事

  日前,成都晚报记者接到一个电话,电话那端说:“这有一万元钱,老伴交代由你们捐赠给那些学沼气的贫困学子。这是他生前最后一件没有完成的事。”

  来电话的叫汤瑞华,她老伴叫任元才。任元才,85岁,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获得者、农业部成都沼气科学研究所(以下简称“沼科所”)高级工程师,被誉为“中国沼气之父”。

  几个月前,记者第十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任元才。他躺在病床上,吸着氧,眼周皮肤肿得发亮。吸氧机在一旁用力地发出“呼呼”声。

  因为听力下降,任元才大声地对记者说,“我估计剩下的日子不多了。过去一年,我捐献遗体的事已经落实,3.6万元党费也交了。”顿了顿,他压低声音说,“还有最后一件事想麻烦你们,我希望帮助年轻有能力的贫困学子。钱,都准备好了。”

  记者追踪发现,在生命的最后一年,被前列腺癌等多种病症折磨的任元才,一直在为办成捐遗体、交特殊党费、捐助贫困学子3件事忙碌奔波……

  捐遗体

  患癌10年成奇迹

  要捐出遗体为医学作贡献

  任元才前半生都在全国各地奔走,修建农村户用沼气池,辅导上万名农村沼气技术员,主持省、部级科研课题8项,国家级“七五”攻关课题2项。沼科所科研处处长张敏介绍,1984年任元才作为第一完成人,编写了《农村家用水压式沼气池标准图集》,无偿向全国各地推广。当时,全国范围约有1000万口沼气池按此标准修建,任元才因此获得了1989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。

  任元才在患癌后的10年里,长时间待在医院病床上,但他闲不下来,一直琢磨再做点事。

  2017年10月,医生告诉任元才,“一般人像你这么重的病,拖不过几年。你坚持了10年,简直就是奇迹。”听后,任元才想自己的身体说不定具有医学研究价值,“能够为医学事业尽一份力,何乐而不为?”

  捐献遗体,成为他要完成的第一件事。

  担心家人不接受,任元才先把这件事告诉给了忘年交――沼科所后勤服务中心主任李

  李

  任元才不知道捐赠流程,四处打电话咨询,但病情越来越重,2018年4月走不动路了,这件事还没办妥。夜不能寐的他决定告诉家人捐赠遗体的事。

  “死在战场上的人,连遗骨在哪里都不知道,捐遗体至少还能知道你走之后在哪里。”出乎任元才意料,全家人并没有反对他的决定,老伴汤瑞华还让儿媳何婷帮助他落实此事。

  此后,任元才几乎每天都打电话给何婷,询问进度。6月,何婷将四川大学华西基础医学与法医学院的遗体捐赠登记表拿给他。任元才认真地填了表,最后专门写道:希望自己带癌生存的遗体能为医学作最后的贡献。

  任元才在逝世15天前去了一趟李

  交党费

  出了名的“抠门”

  却主动交3.6万元特殊党费

  一定要赶在2018年之前,把3.6万元特殊党费交给组织。他这样做有3层意思:一是庆祝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,二是庆祝沼科所成立40周年,三是为纪念自己入党61周年。

  2017年11月,任元才拨通沼科所党务干部蒋鸿涛的电话,表达了自己的心意。

  “我很吃惊。”蒋鸿涛听说,任元才是出了名的“抠门”,出门在外一元钱的矿泉水都舍不得买,怎么一下子要交这么多钱?

  挂掉电话,任元才仍不放心,坐上电动轮椅,一个人从沼科所职工宿舍到办公区找到蒋鸿涛,“我老了,不知道如何交,我是真的很想为党组织再尽一份力。小蒋,你帮帮我。”才挂断电话,就见到了人,蒋鸿涛意识到,眼前这位老人是认真的。

  蒋鸿涛查询后得知,可以将党费存入中共四川省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的账户,由省直机关工委层层上交,最后交给中央组织部。他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任元才,电话那头的任元才连连说好,“过段时间我和你联系,我们一起去交!”

  “过段时间”指的是一个月后。这并不是任元才有意拖延交纳时间,而是每个月超过1.5万元的医药费让他有些吃力。直到现在,也没有人知道任元才是怎么挤出这3.6万元的。

  2017年12月,任元才再次拨通蒋鸿涛的电话:“小蒋,钱我已经准备好了,走,交党费去!”

  来到位于成都市盛隆街的建设银行,工作人员问,“需要写汇款备注吗?”“备注,特殊党费。”任元才脸上挤满了笑容。

  交了党费后,任元才并未完全放下心。他认为有了回执才算与党完成了心连心的对话。一般情况下,拿到回执需要约一年时间。从2018年1月开始,任元才每月都到蒋鸿涛的办公室,问他有没有收到回执。反复询问的原因是,任元才担心“怕等不到那一天了”。

  终于,在今年9月初,党费收据送到任元才手上。他捧着这一张像奖状一样的收据,老泪纵横,“我还是撑到了这一天,好!好!”

  任元才一生获得过60多张奖状,唯独这一张收据被贴在床头墙上,连他最珍惜的1990年农业部授予的“全国先进个人”证书都没有这个待遇。

  助学子

  捐1万元给学沼气的贫困学子

  成为他的最后遗愿

  2018年6月,任元才给记者发来一条短信:“您好,本人有重大决定,请您到家商定。同时也希望雷锋热线(成都晚报友善公益平台)牵线,需任何支持,本人也会尽力办到。”

  记者赶到任元才家,他向记者说了两件事:一是要捐钱给学沼气的贫困学子。二是把一些衣物、医疗用具捐给需要的人。

  事实上,在2017年6月,任元才便捐出了电脑、衣物、电视等20件物资,通过雷锋热线分别送到成都、昆明、绵阳等地的困难人群手里。他还将自己珍藏的199件沼气研究材料,捐赠给沼科所。当时,成都晚报以《加盟雷锋热线献余热 八旬功勋沼气专家捐出毕生珍藏》为题刊发了报道。

  那时候,任元才还“责怪”了记者,认为报道里“功勋”二字用大了,他只是做了自己愿意做的事。

  这一次,提到要捐钱,记者没有直接回复和答应。一来他的家人并不知晓捐钱事宜;二来怎么捐、捐多少,他未给出明确答复。

  今年10月5日下午,任元才请护工给自己理了发、剃了胡须,老伴汤瑞华给他喂了黑米粥。吃完后,任元才说了句“好得很”,就走了。

  任元才走得很安详,不开追悼会,不作遗体告别,不设灵堂,不收礼金。

  11月8日,记者接到汤瑞华的来电,得知任元才离世的事情。汤瑞华告诉记者,任元才生前还有最后一件事没有完成,“这有1万元钱,老伴交代由你们捐赠给那些学沼气的贫困学子。”

  其实,对于捐赠1万元这件事,汤瑞华是有些意外的,她曾对任元才抱怨,“结婚前一天晚上,8分钱的面钱都舍不得给。”但面对记者,她笑了笑说,“我也理解他,他这一生都在为国家和社会作奉献。”汤瑞华还说,自己去世后也会像老伴一样捐出遗体。

  成都晚报首席编辑 曾琦

  记者 彭惊 摄影报道

  视频制作 马洪宇



相关报道:蚂蚁金服100亿美元融资获超额认购
相关报道:陆奇出局 烧钱的AI敌不过竞价排名
相关报道:首位中情局女局长宣誓就职 特朗普出席仪式
相关报道:马来西亚成立工作组调查1MDB资金遭挪用案

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新闻报道


新闻大观| 中新财经|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| 中新图片| 台湾频道| 华人世界| 中新专稿| 图文专稿| 中新出版| 中新专著| 供稿服务| 联系我们

分类新闻查询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